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双星记](19下)作者:a321283
[双星记](19下)作者:a321283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0249
 

              第19章(下)
 
  几日来,少林大会所发生之事已在江湖上传播开来,四大掌门力战神秘的炼 狱教主、邢岩戏耍铁掌罗汉、宋阳大战白头翁等等,均是武林中人热议的话题, 而最为人称道的,便是赵斌以一己之力挽救各派门人又与鬼面人立下赌约,其智 谋、胆量皆令人赞叹不已。
 
  赵斌却不知自己名字已传遍武林,此时正徒步行走在山林之中。虽已与人立 下赌约,他却走得并不急躁,灭门大仇已明,敌人身份已知,再也不用像无头苍 蝇一样到处乱撞。一路走走停停,边走边欣赏沿路美景,他心中感叹,若是没有 那么多恩恩怨怨,带着沐琳游山玩水,走遍神州名山大川,那该是多么逍遥自在。 
  可是这天下的恩怨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止。行至郑州城外三十里的树林时,忽 听前方有激斗之声。
 
  赵斌连忙施展轻功往前奔去,片刻后只见前方山脚小路上停着三辆插着写有 『郑』字镖旗的马车,每个车上都装有两口大箱子。车轮陷入泥中,显然箱子里 东西奇重无比。马车周围正有两方人马混战,一边穿着整齐,统一褐色麻布字, 身后同样印有『郑』字,约有二十人;另一边足有五十余人,个个手持砍刀,身 上衣物凌乱,面目狰狞,更像是打家劫舍的强盗。
 
  这时,前方一名方脸大汉见自己一方已有数人倒地不起,右手持剑挡住对方 的进攻,左手握拳将其逼退,急道:「阁下到底是什么人,对我振威镖局如此狠 毒,竟要灭口不成?」
 
  对方「嘿嘿」一笑,说:「我等是这山头的大爷,你带着这么多宝物,我等 不来岂不是对不起你?」
 
  镖头闻言骂道:「休要哄骗于我,此间山头从无强盗出没,怎地我等行至此 地你们便出现了!」
 
  对方也不回答,一味强攻。
 
  赵斌此时已明白大概,这些「强盗」恐怕另有目的。不过,事情既然被他碰 上,自然不能不管!他从地上抓起一堆石子,偷偷躲到路边的树上。瞅准下面的 「强盗」,双手一挥,一堆石子就被射了出去。
 
  只听一声声「啊」的惨叫声响起,石子正中头部,十几个强盗被击晕应声倒 在地上。
 
  「强盗」首领见此,心道不妙,他一行人不如这些镖师训练有素,纯粹是靠 人多,这下倒了十几个,胜负可就难料了,况且暗中出手之人还没现身。他边打 边往后退去,同时大道:「撤!」其余人听见,也纷纷向树林逃去,不一会便人 去无踪了。
 
  镖头见此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吩咐完众人照看伤患,转身向着赵斌所在的路 边,拱手道:「不知是哪位英雄相助,请现身一见,郑某定当重谢!」
 
  赵斌从树上跃下,落于镖头身前,说道:「大叔不必言谢,我不过刚巧路过, 拔刀相助本是理所应当!」
 
  郑镖头见他如此年轻,又言辞得当,有些吃惊,问道:「多谢少侠相救,在 下振威镖局总镖头郑崇,前面就是郑州城了,还请少侠移步好让在下尽一尽地主 之谊!」
 
  「大叔客气,我正好顺路,那便打扰了!」
 
  郑崇大声说道:「应该的,应该的!」接着对不远处正在搀扶伤患的一个年 轻人喊道:「家轩,过来见过恩公!」
 
  赵斌向年轻人望去,只见他比自己高半个头,身材和邢岩差不多,脸色黝黑, 大概是经常和郑崇一起走镖的缘故。
 
  「见过恩公,多谢恩公出手相救!」郑家轩瞅了瞅赵斌,没想到救了大家的 人竟比自己还小。
 
  郑崇对赵斌说道:「这是我不成器的儿子,郑家轩。」
 
  随即一巴掌拍在郑家轩头上,骂道:「你个臭小子,平日叫你好好练功不听, 整天就知道惹事生非!这次要不是恩公,咱们都得地府见面了!」
 
  「爹,再拍的话我就变傻子了!」
 
  「傻了才好,省得到处惹事!」
 
  赵斌见他二人斗嘴,不禁莞尔,劝道:「郑大叔,我看大家都休息差不多了, 收拾一下上路吧。」
 
  郑崇闻言,右臂朝众人挥了挥,喊道:「把受伤弟兄抬到车上,继续赶路。」 
  赵斌和郑崇父子走在队伍前面,边走边聊。
 
  「公,不知尊姓大名!」
 
  赵斌回道:「闻舞,闻鸡起舞!郑大叔叫我小舞便可!」
 
  「那好!小舞,我看你年纪轻轻武功就这么好,不知尊师是江湖上哪位鼎鼎 大名的人物?」
 
  「我自小便跟随师父在山中长大,这次是下山游历,至于他老人家名号,他 从来没跟我提过!其实,我只会扔扔石子,手脚功夫却一窍不通!」
 
  赵斌见郑崇满脸疑惑,似要继续发问,他赶紧转移话题,问道:「郑大叔, 你们这次压的什么镖?好像挺沉的!」
 
  郑崇犹豫了一下,说:「这些都是朝廷要送往前线的银两!」
 
  赵斌大吃一惊,道:「这些军饷怎会由你们护送?朝廷军队呢?」
 
  郑崇叹气道:「这趟镖来得确实莫名其妙!原本应由郑州城派兵前往护送, 可那郑州府尹却告诉我暂时抽不出人手,要我镖局走一趟!这民不与官斗,我只 能答应下来!」
 
  赵斌皱眉,道:「恐怕不是押镖那么简单吧?」
 
  郑崇沉默不语,郑家轩却忍不住开口道:「定是那府尹钱海搞的鬼!」他想 继续说下去,却被郑崇喝断:「住嘴,回家再说!」
 
  三个时辰后,车队赶到了郑州城。郑崇邀赵斌到家中作客,赵斌也不推辞。 
  饭后,振威镖局后院书房内,赵斌正与郑家父子谈话。
 
  赵斌问:「大叔,今日郑大哥所说是何意思?」
 
  不等郑崇开口,郑家轩说道:「肯定是钱海故意搞鬼!他那混蛋儿子钱洋作 恶多端,被我教训了几次,那老东西肯定早看我不顺眼了?」
 
  赵斌却说:「若只是这个原因,未免太小题大做了!」
 
  郑崇点头,道:「确实,家轩与钱洋的恩怨只占小部分。实际上,几个月前, 钱海就曾找过我,要我给他办事,专门替他押送货物。可是被我拒绝了!」 
  「爹,这事你怎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有什么用?」
 
  「这么说,大叔你早就怀疑郑州府尹了?」
 
  郑崇点头道:「不错,刚开始我以为他会用石头代替银子陷害我,后来到了 交接地方才知道猜错了。拿到军饷后我就怀疑会有人路上劫镖,所以,真正的银 子其实早就从小路送回来了,我带着的只是三车石头,掩人耳目而已!」 
  郑家轩闻言立刻崇拜道:「爹,你真厉害,这都能想到!」又自顾自的笑了 起来,「要是那帮强盗把车拉回去,一看都是石头不知道会不会气死,哈哈!」 
  郑崇看他傻笑,顿时气上心头,又是一巴掌拍在他头上,骂道:「等强盗气 死?人家还没气死你跟我早就到阎王殿报导了!你爹我靠的是几十年走镖的经验, 都像你这般不动脑子,我这脑袋早他妈搬家了!」
 
  郑家轩耷拉着脑袋,低声道:「哦!我没想那么多!」
 
  赵斌向郑崇说道:「劫镖这个主意也许不是钱海出的。一旦军饷被劫,他也 会受到牵连,这人既然能当上府尹,按理应该不会如此幼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 之事!」
 
  郑崇道:「据我了解,这人官位是一步步走上来的,我跟他接触过几回,为 官确实是有些本事!小舞你这么一说也是,在官场摸爬滚打这么些年的人怎会做 这种蠢事?」
 
  赵斌说道:「现在猜再多也是无用。我便在府上多呆几天,调查一下。不早 了,我就先告辞了!」
 
  郑崇对赵斌拱手道:「那就谢过了,这事不调查清楚我心里不踏实,总觉得 有人在暗中盯着镖局。」
 
  「郑大叔放下,我一定会尽力。」
 
  赵斌起身向门外走去,郑家轩也跟着起身,向着郑崇道:「爹,我也去休息 了。」
 
  「嗯,有空多跟小舞学学,看看人家,再看看你!你若一直这样,日后我如 何放心将镖局交给你啊?」
 
  「爹,我记住了!」
 
  ……
 
  路上,赵斌见郑家轩低着头,闷闷不乐的样子,问道:「郑兄,怎么了,还 怪你爹呢?」
 
  「没有!其实我爹说得对,我这人行事莽撞,容易感情用事。真羡慕你,这 么聪明。」
 
  赵斌挺下脚步,抬头看着天上挂着的圆月,道:「快中秋了吧!你羡慕我? 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傻一点,我只想要一个普通安稳的生活,一家人能够快快 乐乐的在一起。」
 
  看了眼郑家轩疑惑的表情,赵斌继续说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 不待!好好孝顺你爹,不要让他伤心。」
 
  有句话赵斌没说出口,「谁都算不准哪天会出意外。」
 
  郑家轩盯着他,道:「你年纪轻轻怎么会有这么深刻的感悟?不过你说得确 有道理,我要努力将镖局发扬光大,让我爹对我刮目相看。」
 
  第二日上午,府尹钱海便领着几个官差来到镖局。
 
  郑崇带着儿子和赵斌迎接,拱手微笑道:「钱大人辛苦了,何必亲自前来呢, 让手下来不就行了。」
 
  钱海身形瘦弱,长相倒似是比较正直,脸色严肃地说道:「郑总镖头说笑了, 我身为郑州府尹,军饷到了我郑州地界,自然要确保万无一失。」
 
  郑崇回道:「大人所言甚是!」心想,你若真关心,便不会着我护送了。 
  「郑镖头,军饷我先带走,这次地报酬隔日我会让人送来,定不会亏待你们。」 
  「人客气了。」
 
  钱海瞧见郑崇身后地两个年轻人,疑惑道:「郑镖头,不知令郎身旁这位英 俊不凡的少年是谁?」
 
  「这是我一位远房侄子。」
 
  「这样啊,那,我就不打扰了。」
 
  「大人走好。」
 
  钱海走后,郑家轩急忙说道:「这狗官一早便过来示威?。」
 
  郑崇想了想,「应该只是来看看我如何反应。」接着面向赵斌,问:「小舞, 你觉得呢?」
 
  「不知道,不过,既然他可以试探,我们也可以来个夜探钱府!我自认轻功 还不错,就让我晚上去一次!」
 
  郑家轩一听,顿时有了兴趣,「我也去,我也去!」
 
  可惜,却被郑崇骂道:「你去做什么,就你那半吊子轻功,去了当累赘?给 我好好呆在家里。」
 
  「哦。」
 
  夜晚,一道人影悄无声息的潜入了钱府,浑身黑衣只露出一对眼睛,正是赵 斌。
 
  钱府并不太大,赵斌转了一圈便找到了正在后院一间大卧室交谈的钱海父子。 那钱洋长相倒和钱海有七分相似,只是脸色苍白,双眼无神,应是纵欲过渡所致。 
  钱洋白天只顾着在城中鬼混,到处为非作歹,回来吃过晚饭才有时间坐下来 和钱海谈谈。
 
  「爹,你今天去振威镖局,结果如何?」
 
  「哎,银子一辆不差地全运回来了!」
 
  「怎么会这样?他们不是派人去劫了吗,就振威镖局那几个人怎么会是他们 对手?」
 
  「也许是轻敌了,也许是有人相助吧。今天我倒是见到一个年轻人,比你还 小上几岁,难道是他?」
 
  「爹,是谁啊,叫什么?」
 
  「叫什么我不清楚,郑崇只说是他远房亲戚,再多我也不好多问。」
 
  「这么年轻,难道是六大派的弟子?爹,你说六大派会不会发现他们的计划 了?不然怎么会那么巧?」
 
  钱海想了想,「算了,我不过是为他们办事而已,只要不暴露出去,他们成 功了我们沾光,他们失败我们也不会受到牵连!你在外面鬼混千万把嘴巴放严实 点,别一不小心说漏了嘴。」
 
  「爹,你放心吧,我的嘴可牢的很。」
 
  「嗯!」
 
  这时,房门被推开,一名中年妇人端着两个碗走了进来。妇人长相一般,身 材却极其丰腴。她将两碗汤端到二人面前,露出妩媚的笑容,说道:「老爷,洋 儿,壮阳汤炖好了,趁热喝吧!我去让下人离开。」
 
  钱海看着自己夫人扭着大屁股往外走去,心中叹道:「这样下去何时是个头 啊。」
 
  他将自己碗里的喝了一半,其余全倒在儿子的碗里,「你多喝点吧!」 
  「爹!」
 
  「哎!」
 
  赵斌见此,心想,这一家三口演的什么戏?
 
  那妇人便是钱海唯一的妻子张萍,自娶回来后,张萍性欲一直很旺盛,夜夜 索求。早些年钱海年轻,身强力壮,还能满足她,可这些年官做大了,公务越来 越多,年纪也大了不少,房事越来越力不从心,可夫人的欲望却日渐强烈,次次 都得不到满足。
 
  前几年,儿子也开始明白男女之间的那些事,一次他偶然撞见自己母亲在房 中自慰,从未经历过男欢女爱之事的钱洋如何受得了,闯进房中抱着自己母亲又 亲又摸。
 
  张萍当时正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儿子的到来正是久旱逢甘露,便引导着儿子 做了第一次荒唐之事。
 
  后来,二人经常趁着钱海不在行乱伦之事,可是常言道「若要人不知,除非 己莫为」,终于有一次,二人干得兴起时被钱海撞破。
 
  钱海又气又恼,可是,一个是独子,一个是相伴几十年的发妻,哪个都舍不 得惩罚。他心中清楚夫人欲望之深,心知是自己冷落了夫人,又庆幸通奸的是自 己儿子,若是下人或者外人,那自己堂堂府尹这张老脸往哪放。
 
  此事他只能作罢,这时钱洋却提出,不如父子二人轮流伺候张萍,也省得她 到外面勾引野男人,惹出笑话!钱海想想觉得儿子的话也有道理,这儿子本就是 母亲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做这种事也不算给自己戴绿帽,于是便同意了。 
  从那以后,父子二人轮番上阵,让妇人着实舒服了好些日子,可惜好景不长, 渐渐的,轮流搞又满足不了她,无奈,钱海二人只能每晚一起干张萍。随着年龄 增长,张萍的欲望越来越强,从一年前起,父子二人越来越支撑不住,钱海只能 花重金求购各种壮阳药物,每日炖汤滋补,以求能满足下自己那索求无度的夫人。 
  这边,二人喝下壮阳汤,感觉到下体已有反应,似是有无穷的力量!张萍摒 退了下人,来到房中,将房门锁上,也不待二人吩咐,主动将外套脱去,上身便 只剩遮挡胸脯的红色肚兜。
 
  张萍裸露着粉嫩的玉臂和光滑雪白的背部,丝毫不感到害羞,一边扭着丰满 的屁股,一边将头上的发簪拿下,乌黑的头发瞬间落下,披在性感的肩上。他来 到钱海面前,妩媚的看了他一眼,蹲下身,替他解开腰带,轻轻将他内裤中软软 的鸡巴掏出,然后便张开嘴一口吞了进去,开始一上一下的吞吐起来。钱洋本是 色中恶鬼,见此,便蹲到张萍身后,一手从她背后伸到肚兜中揉捏那不能一手掌 控的大奶子,一手从后面探到裤子中,探索着下面那神秘森林中的大峡谷。 
  看到这里,赵斌心中已然明了,这天底下污秽不堪的事情太多了,都说皇宫 大院里最为淫乱,想不到这堂堂府尹家中倒也不遑多让,可惜这乱伦一家亲的好 戏他没兴趣观看,既然已经探听到有用的消息,他便悄悄离开了。
 
  赵斌走在路上时,钱府中的淫乱还在继续。
 
  张萍替钱海口交着,渐渐的,嘴里的肉棒越来越大,将她的口腔塞的越来越 满。儿子在她身上两个敏感点的侵犯也让她觉得越「唔……唔……」的声音。 
  钱洋感觉到母亲奶子和下身的变化,淫笑道:「娘,你的乳头硬了呢,比花 生米还要大,真骚,下面骚穴已经完全湿透了!」
 
  「……」
 
  钱洋将食指、中指就着阴道中渗出的淫水插了进去,不停抠弄,发出「哧哧 哧」的声音。
 
  钱洋把大拇指沾满淫水,对张萍道:「娘,你这后面的洞我也要弄了哦!」 
  说完,钱洋的大拇指摸向了张萍的后庭,只觉她的屁眼处整齐干净,显然是 刚刚清理过,只是菊花中间已经张着一个不小的洞口。钱洋好不费力的便把大拇 指插进了张萍菊花之中,三根手指隔着一层薄薄的直肠璧开始玩弄张萍的下身。 
  下体两个洞中的快感直冲大脑,将她冲击得无比舒爽,她眼神越来越迷离, 身体越来越软,口中吸允肉棒得力度也越来越大。
 
  钱海觉得自己肉棒周围的吸力越来越强,正慢慢地将鸡巴深处的精液往外吸 去。肉棒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强烈,钱海仰头靠在椅子上,脸色越来越红,喘息越 来越快,「哦,夫人,你的口交技术越来越好了,哦,要射了!」
 
  张萍闻言,一口将鸡巴全部吞入口中,让龟头抵着自己的喉咙,靠喉咙的肌 肉刺激龟头。
 
  「啊,射了!」
 
  一汩一汩的精液顺着张萍的食道流进了她的胃里。替钱海吸出肉棒中残留的 精液,将龟头清理干净后才将肉棒吐出。
 
  钱洋见张萍吐出肉棒,站起身来对钱海说:「爹,该让娘替我含一下了!」 
  说完,钱洋便坐到椅子上,自己解开裤子,掏出鸡巴,把张萍的头拉到自己 胯下,「娘,替儿子含一下!」
 
  张萍妩媚的看了他一眼,嗔道:「你们父子俩真坏,老子完了儿子上!」 
  「谁叫娘这么骚呢,我和爹一个人不是娘的对手,只能一起上你啊!」 
  张萍便如刚才一样替钱洋口交起来。!
 
  钱海见此,心中很是无奈,可是,不该做的都已经做了,而且做得还很过火, 现在的情况自己也已阻止不了!算了,只要他们娘俩高兴,纵是以后自己身败名 裂又如何?
 
  他将自己肉棒撸硬,拍了下张萍背部,「股挺起来!」
 
  张萍依言站起屁股,弯腰给儿子含肉棒。钱海走到她背后,将她裤子一下拉 到地上,露出浓密阴毛覆盖下的阴部和屁眼。钱海蹲下身,双手掰开张萍的屁股 沟,拨开阴毛,仔细看了看自己操过几十年的阴道,曾经那粉嫩的外阴如今已黝 黑不堪自动张开着,以前紧闭的菊花现在也已露出了小拇指粗的洞口。
 
  钱海叹了口气,都是被自己和儿子操成这样的啊,他并没有嫌弃,提着肉棒 从后面插进了张萍的阴道中。
 
  看着自己的肉棒齐根没入张萍的阴道中,前段龟头更是挤进了子宫里,钱海 感觉快活无比,说道:「夫人,这么多年了,你的里面还是那么紧。」
 
  张萍被前后夹攻,嘴里和小穴里都塞得满满的,口水、淫水直流,喉咙里不 断发出「呜呜」的声音,完全沉浸在欲海之中。
 
  过了一会,钱洋又在张萍嘴里射了出来。
 
  看着张萍舔了下嘴角的精液,钱洋心想,「娘真是骚的可以啊,比妓院里的 娘们还厉害,不过娘的魅力可是不小,操了这么多年都不腻。」
 
  钱海见儿子射了,将张萍抱起,放在床上,他知道儿子对后庭感兴趣,自己 便躺到张萍身下,让她卧在自己身上,挺着鸡巴从下面插进阴道里。
 
  这个姿势,张萍终于能自己动了,她双手撑在钱海胸膛,自己抬起屁股,然 后重重落下,每一次落下,鸡巴插进子宫里的那种充实感都让她快活的要死去一 般。
 
  「啪啪啪啪」,屁股撞击大腿的声音越来越响,充斥着整个房间。
 
  「老爷……你的鸡巴好大……哦……没次都插进子宫里了……好舒服……好 爽啊……噢……」
 
  钱洋爬上床,从后面看着父母抽插的部位,伸出两根手指玩弄着张萍的屁眼。 
  「娘,你知道吗,妓院里的娘们都没你骚。」
 
  「啊……跟娘说说……」
 
  钱洋将食指、中指插入张萍屁眼中抠弄,「那些妓女都没娘喊的那么大声, 也没娘喊得那么淫荡,只会嗯嗯啊啊;嗯,阴唇也没娘的黑,你的骚逼已经黑的 跟木炭一样了,还有,屁眼没有娘那么开,娘你的屁眼随随便便就能插进两根手 指了。」
 
  「啊……那是因为娘天天被你们父子俩操啊……哦……娘是骚货……一天不 被操就痒得厉害……」
 
  张萍的骚浪给了钱洋巨大的刺激,他蹲起身,鸡巴直接顶进了张萍的小屁眼, 还好平时插的比较多,屁眼直接吞掉了大鸡巴,「娘,你个骚贱人,竟然勾引自 己儿子,看我不肏死你,你的屁眼里,我要用精液给你灌肠。」
 
  「啊……大鸡巴儿子……乾娘亲的屁眼吧……哦……好舒服……」
 
  身下的钱海受到刺激也开始快速挺动起来,他们两个人很有经验,要么同进 同出,要么一进一出,很快张萍就有了快感,两个洞洞都冒出了淫水,噗嗤噗嗤 的声音连续不断,张萍忍不住呻吟起来,「啊……嗯……好舒服,不要停,用力, 用力干我……哦……干我骚穴……干我屁眼……啊……好爽……」
 
  「哈哈,贱人发骚了,自己说要我们干你哪里?」
 
  「我要干小屄和屁眼,我要你们肏的两个洞都开花啊!我的屁眼要吃掉你们 的精液!啊……我要精液给我灌肠。」
 
  这时候,父子二人却极有默契的停止了抽插,张萍顿时觉得下体两个洞中如 蚂蚁噬咬一般,奇痒难止,不由得自己挺动屁股,「啊……好痒啊……别停下来 啊……继续操我……」
 
  「娘,想止痒吗?自己动嘛!」
 
  见他二人始终不动,张萍实在忍受不住,只能自己前后抽动屁股,一下又一 下,却始终不如父子二人一起抽动来的那么爽快。
 
  「啪」,肥硕丰满的屁股重重撞在钱洋肚子上,险些将他撞的坐在床上。 
  每向后撞击一次,张萍嘴里都会呢喃道:「啊……给我……,给我……」 
  「娘,说你是贱货!。」
 
  「啊,娘是贱货!。」
 
  「娘是万人插的婊子,比妓女还低贱。」
 
  「娘是婊子。」
 
  「娘是母狗,只知道精液的母狗。」
 
  「啊……娘是只知道精液的母狗……啊……别玩了……干死母狗吧……」 
  父子二人闻言,又开始抽动了起来,两根鸡巴隔着一层肉壁,同进同出,一 起顶到最深处,「啪啪,啪啪,」房间里此时已全是鸡巴抽插的声音。
 
  「哦……好爽啊……插的母狗好舒服……用力……再快点……干死母狗…… 哦……」
 
  张萍完全忘记了形象,大声呻吟着,幸好将下人赶走,不然,淫声浪语早已 被下人听了去了。
 
  「娘,你叫的这么淫荡,小心被下人们听了去。」
 
  「哦……听见就听见吧……啊……好舒服……就让他们一起来干母狗吧。」 
  钱洋从背后将张萍抱起,鸡巴仍然顶在屁眼中。钱海也站起身,继续把鸡巴 插进阴道里,二人却又停止了抽动。张萍心想,又来这一招,这次不能让他们那 么容易得逞,她用力夹住下面的两根鸡巴,小屄和屁眼都紧紧的咬住,里面的嫩 肉开始蠕动,不断的挤压着鸡巴,虽然受的刺激很大,但是他们绝对更大,果然, 他两都忍不住开始继续肏了起来。
 
  「这贱人的骚屄和屁眼可真能夹,就感觉往里面吸一样。」
 
  父子二人同时抬着张萍的屁股,将她稍微抬起,然后直接放开手让她自己落 下,每次鸡巴都会没根而入,给特别的充实感。一刻钟之后,张萍就快要高潮了, 可下面两个鸡巴却不争气,又要射了,她急忙把前面钱海的鸡巴拔出来,先让后 面屁眼里面的鸡巴射,滚烫的精液烫的她一声呻吟,「哦,精液好烫,好舒服, 射到直肠里吧……」紧接着,又两记精液射了进来。
 
  「你们真没用,我还没高潮呢!」
 
  「你个荡妇太会吸了,看不起我们啊!」
 
  两个男人气不过,直接把半软的鸡巴又塞到了张萍两个洞里面,强行抽插, 过了一会儿,又都硬了起来,继续开始肏起来了,由于是第二次,父子二人都很 持久,不一会儿张萍就要高潮了。
 
  「啊……干我,快点干我,好痒啊!好舒服啊!肏我……把我肏死吧!啊… …肏我屁眼……肏骚逼……」
 
  「喊主人!不然就不肏你了!」
 
  「主人……快点……用力……」
 
  钱洋说道:「骚母狗,看我今天不把你肏的下不了床。」
 
  三个人不断的变换体位,小屄和屁眼也不断的被鸡巴干,在张萍高潮三次之 后,二人又一次射在了张萍的屁眼里面。
 
  张萍从枕头下拿出一粒药丸,塞到了自己的屁眼里面。
 
  「娘,你塞了什么进去?」
 
  「有壮阳的作用哦!你们父子俩敢不敢再一次插爆我的屁眼啊?」
 
  「爹,这个婊子开始发浪了,欠肏,既然她想屁眼被干坏,我们当然成全她, 哈哈!」钱海点了点头,肏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自己夫人挑衅呢! 
  张萍虽然已经高潮三次,可是却不满足,她心想,今天一定要过足瘾。 
  正臆想着,钱洋就插到她的屁眼里,虽说是插,却软绵绵的,也是强行塞进 去罢了。
 
  「里面好烫啊!比刚刚还要烫!」
 
  「舒服吧?这可是我托人从西域买回来的。」张萍心中很是得意。
 
  钱洋高兴道:「哇,真的有效果,真的壮阳啊!我鸡巴比以前还硬还大!」 
  钱海一听来了兴致,虽说平时不怎么肏夫人屁眼,这回却想试一试,「真的 吗?让我也来试试。」
 
  不一会儿,二个人都到张萍的屁眼里插过,两个人挺着昂扬的大鸡巴,围着 张萍,淫笑着。
 
  张萍继续挑逗他们,「快来干我的屁眼吧,这个药用了以后,不射是不会软 的!」
 
  钱洋大笑道:「娘,那我和爹两个人,轮流肏你,要射了就先拔出来停一会 儿,肏你一晚。」
 
  张萍被吓了一跳,「啊?那不得被你们肏死?我的屁眼肏的闭不起来怎么办 啊?」
 
  钱洋一掌拍在张萍屁股上「啪」,「骚屁眼!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屁眼又 流水了,真是欠干。」
 
  张萍顾不了许多了,自己的欲望还没发泄完呢!「快来干我啊!我现在还想 要,我还要干屁眼。」
 
  第一个插进来的是钱洋,张萍舔着嘴角,用迷离的眼神看着他,刺激太大了, 钱洋疯狂的开始肏着张萍的屁眼,前面小屄也流水不止,这时钱海过来肏张萍的 小屄,他们站立着把她夹在中间,同时往中间插着。
 
  「啊……继续肏我,不要停啊!好痒啊!啊!肏我……用力……」
 
  张萍的骚穴和屁眼一直都被大鸡巴爆肏,都不知道高潮了几次,最后她完全 没有了力气,只能瘫软在床上,任他们父子二人肏了,不时高潮了,痉挛的身体 带动着小屄和屁眼一起收缩,夹住两个大鸡巴,不让它们出去,不知道过了多久, 张萍回复了力气,他们两个也已经射了两次,都在了她的屁眼里面,屁眼里面满 满的精液。
 
  张萍见二人已经躺在床上,鸡巴也已完全变软,却感觉自己身体中欲望再次 升了上来,双手伸到下体,开始自慰了起来。
 
  钱洋回过神来,却见母亲又在自慰,忍不住怒从心来,想他父子二人干了那 么久,竟然还没有满足这个贱货。
 
  见父亲已经睡去,钱洋心想,一定要替父亲教训一下这个骚货。
 
  今晚已经射了几次,肉棒暂时硬不起来,钱洋只能另想办法。见张萍用手在 下体揉捏,他一下子有了主意。
 
  他上前将张萍自慰的手拿开,骂道:「你这贱货,要几个男人干你才能满足? 你不是要鸡巴吗,好,我就用比鸡巴更粗的满足你。」
 
  他将右手五指并拢,对着张萍的阴道直接插了进去,「哦哦哦……好粗…… 塞满了……啊……」
 
  「贱货,很爽是吧?屁眼里要不要?」说完,用同样的方法,将左手往张萍 屁眼里插去。张萍的后庭虽被插过无数次,却还没到能容纳一只手的程度,「啊 ……别……你的手太粗了……啊……屁眼要裂开了……饶了娘吧……」
 
  钱洋却不管不顾,他决定了,今天要给这贱妇一个教训。
 
  左手慢慢顶开菊花四周嫩肉,痛得张萍直哆嗦。感觉到阻力有点大,钱洋用 尽了左臂的力量,终于将左手塞了进去,结果用力过猛,整个左手小臂都整个没 入了张萍的菊花洞中。
 
  「啊啊……太粗了……屁眼里被塞满了……」
 
  钱洋两只手在张萍的两个洞中不停玩弄,时而抽插,时而捏起拳头在里面旋 转,时而张开手掌将内壁撑到极致,时而用指甲刮弄娇嫩内壁,短短一会功夫, 张萍就被儿子弄的高潮好几次。
 
  「爽……好爽啊……哦哦哦……从来都没有这么爽过……啊……再往里插吧 ……哦……伸到骚货肚子里……哦……,再用力点……啊啊……又要到啦!」 
  后面半个时辰,钱洋就这么不停的玩弄母亲的下体,直到张萍翻出双眼,瘫 在床上,完全昏死过去才停止。他将双手抽出,见张萍下身两个洞已经完全闭不 到一块了,透过微弱的烛光,已经能看见里面的子宫和直肠壁。
 
  ……
 
  赵斌此时已躺在自己床上,他已猜出钱海背后的人便是炼狱教。既然已经清 楚出谋划策的是谁,而且也知道钱海的一个把柄,现在就看他们下一步要怎么对 付振威镖局了。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5-26更新.
    Processed in: 0.0156 second(s), 8 queries 1.75 mb Mem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