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最好的!!!

奥地利:极右翼在总统府门前止步

时间:2019-12-09  作者:
奥地利:极右翼在总统府门前止步

欧盟周日有两怕,一怕发生特朗普效应,奥地利极右翼候选人当选总统;二怕意大利全民公决失败,在欧洲引起一场动蕩。至少,前者结果已出,“狼没有来”,绿党人士胜出;后者与之前悲观的预料相符,全民公决以失败告终。

自今年夏天以来,欧洲舆论一直在说,奥地利极右翼走到了总统府大门口。周日晚间大选结果显示,奥地利极右翼的确走到了总统府大门口,但离进门还有一段距离。

在欧洲全境民粹之风盛行的时刻,打赌要赢取这场总统选举的奥地利极右翼自由党领导人霍费尔周日败于绿党人物範德贝伦。霍费尔承认败选,在祝福对手的同时表示“未能成功十分悲伤”。範德贝伦则呼吁所有奥地利人团结一致共同工作。根据奥地利公营电视预测,现年72岁的範德贝伦以53.3%的得票率领先,现年42岁、自由党副主席的霍费尔以46.7%居后。

前绿党领袖、同时是前奥地利经济学院院长的範德贝伦庆幸自己的胜利是“亲欧洲的胜利”。比起5月22日第一次总统大选取得的50.3%的得票率,这次有了明显进展。那次选举因程序出现问题,在遭到自由党抗议后被撤销。

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以欧盟的名义祝贺範德贝伦战胜极右翼霍费尔,称讚这一胜利对维护欧盟的统一做出了贡献。欧洲议会主席舒勒兹认为奥地利大选结果显示了民族主义与民粹主义的严重失败。法国总统奥朗德则称讚“奥地利人民选择了欧盟和开放”。法国总理瓦尔斯发推指出:“欧盟并非命中注定陷入民粹主义”。德国外长施坦因迈尔则认为这对欧洲是一个“好兆头”。

在英国脱欧,特朗普胜选之后,在欧洲,奥地利选举结果被视为是受到激励的极右翼暂时停步的标誌。但是,这一胜利来之不易,此前大多数预测,或认为极右翼胜选,或指出两者旗鼓相当。周日晚上,支持範德贝伦的一方无法掩饰他们的吃惊,他们之前以为自由党候选人霍费尔会取得胜利。

霍费尔表面柔和、语气温和却立场强硬。在这次大选中,为了赢得多数支持,努力软化极右翼政党的形象,但丝毫没有否认民粹与仇外的本质。年轻时代加入自由党,2013成为该党副主席,长期在该党主席的阴影中,故此出马竞选时霍费尔自我标榜是“新人、正直、有能力”。五月份总统大选仅以些许比分落败使其一下子获得世界性声誉,但仍然不失和蔼。自由党在霍费尔影响下,排除了公开性的仇外和反犹言论,强调购买力、社会保护以及直接民主,一步一步蚕食奥地利社民党的底层地盘。本次选举中,霍费尔虽然没有公开为奥地利脱欧辩护,但表示将要为奥地利与特朗普的美国及普京的俄罗斯靠拢儘力。霍费尔儘力避免该党一贯性的仇外言论,却利用民众担心难民危机以及削弱主权的心理大作文章。

範德贝伦则是一位坚定不移的欧洲派,他在竞选中强调人道传统以及奥地利必须向外国开放,因为该国40%的国民经济收入取决于出口。奥地利左右翼两大传统党派--社民党与保守党战后轮流执政,从2007年起两党联合执政,但在4月24号总统第一轮选举中全部被淘汰出局。两大党包括前总理在内的多位重要人物都声明支持範德贝伦。

奥地利总统一职虽然基本性质是礼仪性的,但仍然具有任命总理的权力,并担任三军最高指挥。更主要的是,如果霍费尔在总统大选中胜出,将会是自从战后,第一个极右翼领袖担任欧盟一个成员国的国家元首,其可能产生的政治震蕩效应不可估量。正因为此,欧盟其他国家的极右翼政党,包括法国的国民阵线,荷兰的新自由党都在密切关注奥地利总统选举,法国和荷兰都将于2017年举行全国大选。

奥地利这场选举最终以极右翼领导人失败而落幕,明显感到,欧盟国家都鬆了一口气,但这并不意味着欧盟境内的民粹主义势力遭到了重挫。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