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最好的!!!

中国时报社论鬆绑服务业管制 改善低薪

时间:2019-12-03  作者:
中国时报11日社论--鬆绑服务业管制 改善低薪

 台湾经济成长不佳、薪资停滞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服务业成长缓慢,但对服务业成长无力的原因却众说纷纭,难以提出有效的解决之道。蔡政府决心改善低薪困境,却只能端出技术性作为,对应付社会抱怨与批评,强化政府形象或许有帮助,却很难产生结构性改变的长效。

 生产力高低由生产要素的效率决定,生产要素包括劳动、资本、土地和企业家精神。服务业分布极广,从手机热门应用程式价值千百亿元、名歌手一场演唱进帐千百万元、名律师出庭索费数十万元,到手机问题的维修费几百元、地摊成交一物件仅赚个几十或上百元,都属于服务业的範围。

 服务市场分割性很强,服务的价格、规模和薪资都和供给及需求息息相关,因此,每一个分类都需分割观察。大体而言,凡需求大而供给有限者,获利和薪资即告上升,反之即告停滞。因此,意图提升服务业发展和薪资成长者,不外有效提高需求和调控供给。最明显的案例,就是博硕士和大学毕业生的供给近年来大增,但相应的需求提高有限,就让其实质待遇无法提高、甚至下降。

 整体而论,提高对服务业需求的途径很多,主要是增加国内外需求的总人数或人均消费量,这可以由广告推展、行销激励、促进出口、招揽旅游、创新服务等方式达成,但基本要件是要有优良的品质和创新,让消费者欣赏,即可增加人均消费量和总消费人数。当然,法制如果僵化,让新创服务无法被提供,就会限制业务成长和薪资提升,而这又关係到政府素质和施政的积极性,在「年金改革」下已形成重大挑战,有必要持续调高公僕待遇来激励其工作态度。

 从供给面看,对供给者提供服务的品质和数量也必须有序调控。当年开放银行业竞争,一夕间增加15家新银行,造成银行平均业务量大减、难以获利,纷纷调降行员待遇,甚至铤而走险、从事违规或高风险贷款,经过一番倒闭合併之后市场才逐渐稳定,但银行员的「金饭碗」已成可抛式「塑胶饭碗」。

 今天,许多服务业无法面对真正的市场竞争-在国内受到本国政府不必要的干预管制,在国外受到外国政府的进入限制,难以正常竞争发展。最严重的是教育、交通、金融和专业服务业的价格经常受到不合理管制,连民间商业的价格,如连锁店的咖啡、滷肉饭,竟然也无限上纲地加以管制。这些管或不管的决定,都影响价格机能指导资源流向的功能,扭曲资源有效率配置,也影响生产力的发挥和薪资的调整。例如,若鬍鬚张滷肉饭价格可以自由调涨,其员工待遇也许就可调到接近鼎泰丰;并可用较高薪资招到更多员工扩点,取代没特色的低薪小店,饮食业的平均薪资就会提升。只要企业没有进行勾结,违反《公平交易法》,政府没理由干预企业的价格调整、干预市场竞争。

 政府本身也是台湾陷入低薪困境的共犯,多年不调整对民间承包企业的委办价格,但要求的业务量和品质却逐年提升,包括座谈会出席费30年不涨、便当费也多年不得超过80元,等于在变相降价。加上实质工资不涨、员工工时减少、权益日益提升,承包政府业务的服务业当然难以调薪,也影响有竞合关係的民间业者。引进外国专业人才来提高创新竞争也是良方,但台湾虽有不少诱因,如物价低廉、环境安全等,不过仍有许多聘用障碍需消除,才能得到外来人才青睐。

 本地市场有限,难以大规模投资来拉动薪资,若不愿纳入大陆市场为腹地,就须全力纳入邻近菲律宾等东协国家,但前提是要提升服务业水準,让价格及品质透明化,才能让观光客放心消费,让服务业市场整合。教育部也应尊重学校自治,在资讯充分揭露下鬆绑价格和系所管制,引进特色境外教育机构、恢复优良技职体系,来强化服务人才的供给面品质。此外,相关部会应参考英、德借助商会的培训、授照和建教模式,引入更多证照等级和类别,创造从业人员追求卓越的诱因。「行政院服务业推动小组」也应升级,使其有能力督导部会施政,以免各部会我行我素,让外界建言沦为「狗吠火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