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最好的!!!

中国时报社论这场肉的风暴 瘦了政府的公信力

时间:2019-12-03  作者:
美牛风暴果然兇猛,连吹一个月不但欲小不易,还吹出新问题,又产生台湾猪肉究竟有无使用更毒的瘦肉精的争议!一时间,到底什幺肉能吃、该把关的政府农政单位到底在干什幺、到底有没有围魏救赵的阴谋等问题,又舖天盖地的横扫全台,成了热门话题! 

   在讨论台湾猪肉安不安全、到底有没有阴谋论之前,先说一个在网路流传已久的故事。 

   有个年轻人去应徵工作,主考官对他颇表肯定,年轻人与父母都以为录取已是囊中物,举家欣喜。哪知,对方寄来的通知单竟然是「未录取」,举家皆悲,年轻人难过到闹自杀。不久,对方登门道歉,原来之前的通知寄错了,年轻人名列录取。 

   故事还没完。如果这个情境发生在不同的国家、不同民族性的人身上,会有什幺结果?若是日本人,公司方面会说,年轻人这一点挫折都受不了就自杀,将来还能应付工作压力吗?不录取。如果在德国,父母一定不让年轻人去公司报到,这种事都弄错,可见公司效率之差,是一个没有前途的单位。如果在美国,年轻人必定如英雄般、在众人掌声和欢迎酒会中报到,并且全美律师蜂拥而至,争取代表他控告公司造成精神损失。 

   如果是在台湾呢?非常可能的场景是,各方学者专家、媒体名嘴、民间团体齐出,追究为何先不录取、后来又录取?有没有人事关说?主考官是否受贿?当初陪年轻人去应徵的女朋友是谁?…等等。至于年轻人最后有没有去上班,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关心。 

   说这个故事的意思是,这从美牛、台猪到鸡、鹅含瘦肉精一波波的食品安全问题,真正的核心是:到底含的是何种毒物?剂量多寡?前者是对毒物「定性」,后者是对毒物「定量」,当彻底釐清这两大有关毒物的真相事实后,才能做风险评估、决定是否开放、政府又该拟定何种强度的管制方式。是不是围猪救牛,根本不是重点。退一万步说,即使阴谋论成立,但因此发现国内检验漏洞或不肖畜牧业者违法用药,使政府开始亡羊补牢,也是好事一件。 

   但国内主管机关应汗颜的是,当AIT台北办事处长司徒文出示一份台湾各种农产品使用禁药的清单时,罗列了上百项法所禁止的毒物,面对科学的举证,先不论政府是否因此让步,开放美牛进口,我们的农政单位就难以面对民众的质疑:难道消费者天天都在「服毒」?为什幺大家不知道这些讯息? 

   农政单位的辩解是,以前也有查到,只是没有公布,或公布了媒体也不报导。这种把责任推给媒体的说法,非常不公平。以新闻局日前发出国内猪肉查到沙丁胺醇的新闻稿来说,白纸黑字只写了「沙丁胺醇」四个字,至于其毒性是否比莱克多巴胺高,只字未提。难道,政府单位把国民都当成毒物学专家,一看就懂?政府做了事,却没有将资讯清楚传达给民众,这是事倍功半,非常吃力不讨好。 

   其实,国内与其为美牛争吵不休,更应该关切的是食品安全检验能量的问题。在立委压力下,卫生署长邱文达承诺,最快下周一开始,逐批检验进口美牛。这个承诺的可行性,大有问题。食品药物管理局北中南东四大区管中心的总人力只有四十五人,目前对美牛的边境抽验比率一般只有五%,对有前科的业者才会上升到廿%或更多。但卫生署承诺对来自各国的牛肉逐批检验,食管局官员私下认为这是不合理、不科学的做法,甚至可能导致他国以非关税障碍的名义抗议,产生国际贸易纠纷的风险。 

   美牛与台猪瘦肉精风波教我们的是,面对层出不穷的食品安全问题,先要从科学与理性的观点弄清事实真相与问题轻重,再检讨政策走向与管理方式。否则,只会让民众困扰、业者受害,政府则困在新旧夹缠的问题中,瘦了公信力而于事无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