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最好的!!!

男子转发打黑漫画被劳教 洗冤四处碰壁

时间:2020-01-25  作者:

男子转发打黑漫画被劳教 洗冤四处碰壁
被劳教两年的彭洪

3年前,重庆男子彭洪因在某论坛转发重庆打黑漫画,被处以劳教两年。本月10日,重庆市政府劳动教养委员会承认原来的处罚不当,决定撤销对彭洪的原劳动教养决定。现在,彭洪已决定申请国家赔偿。其代理律师称,彭洪被劳教了697天,按照相关规定总计应该获赔11万余元。 

自2011年9月从北碚西山坪劳教所出来后,彭洪便开始了重证清白的维权之路。至此,他总算放下了心中的石头。3年的经历,给他和家人的生活带来了怎样的变化?洗刷冤屈经历了怎样的维权路?其内心想法有了怎样的转变?本报就此对话了彭洪。

洗刷冤屈四处碰壁

记者:得到这个撤销决定的过程顺利吗?

彭洪:原来我没有想过要起诉,后来在网上看到和我有同样遭遇的方洪(网名“方竹笋”,曾因撰文讽刺他人而被劳教 ),已经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证明了清白,我觉得也应该为自己争取一下。我在网上找一些媒体和律师的电话,联系上了现在的律师,他答应帮我,想起诉劳教委行政不作为,但是法院不受理,因为我没有劳动教养处罚决定书,去找劳教委拿,又被支到派出所,然后就踢皮球,四处碰壁,找各种借口,基本是走投无路了。最后没办法,通过方洪找到媒体,媒体报道后才有今天的结果。如果不是媒体报道,就算有结果,可能也是无限期地拖延。

记者:什幺时候拿到撤销决定书的?

彭洪:9月10号那天北部新区公安分局通知的,我和律师、派出所警察一起去拿的。决定书内容就是重庆市劳教委认为对我的处罚不当,决定撤销对我的原劳动教养决定。当时是分局法制科给的决定书,领导们态度都很好,还跟我道歉了。跟当时让我去接受调查的时候比,现在太不一样了,办事的时候态度很亲切。这样的结果,我觉得还是很满意。

记者:拿到决定书后做的第一件事是什幺?

彭洪:赶紧回家告诉家人啊,一拿回来就跟家人先说了,他们也算松了一口气,能够慢慢接受我的一些东西,这是我自己去争取的。在没有今天的结果之前,他们都不抱什幺希望,觉得我是瞎折腾。

妻子选择不离不弃

记者:你的这段经历给你家人的生活带来什幺变化?

彭洪:包括心理和精神上的阴影吧,妻子精神压力相当大,我父母都六十多了,吃低保,妻子也没有固定收入,他们都是老实巴交的人,当时出了事可以说是痛不欲生,天天以泪洗面。我妻子当时怀孕四五个月,吃不下饭,导致后来孩子发育不良。女儿两三个月大的时候我在劳教所见到她,耳朵是塌的,现在耳朵基本好了,但发现一条腿发育不好比较短,走路一跳一跳的。

记者:现在有什幺办法去矫正和治疗吗?

彭洪:我女儿现在快两岁半了,已经错过了治疗最佳时期。当时我被关着,家里经济条件不允许,给女儿在医院买了一个矫正器,很多皮带缠在孩子身上,孩子整天哭,也没什幺效果,就拆了。当时妻子很难,一个人带孩子,经济状况不好,什幺都要花钱,当时有人劝她把孩子打掉,跟我离婚,但是妻子很好,没这幺做,这是她这辈子最痛苦最艰难的经历。这件事对我、对我的家庭都是巨大的灾难。

记者:他们对你被劳教这件事怎幺看?

彭洪:我父母就认为自己是个普通老百姓。他们天生对权力有种惧怕,我自己也惧怕,但没他们那幺严重,我心里还是很心安的,因为我没做什幺错事,我做的我说的和法律没有冲突。但是他们还是很担心,我劳教出来后上网他们会阻拦说“还上网干吗,都失去自由两年了”。他们潜意识里似乎觉得是自己的孩子、爱人做得不好,才导致悲剧的发生。直到这事经过我的努力有了结果,他们才慢慢理解。

难免会有闲言碎语

记者:现在的生活步入正轨了吗?有没有受到影响?

彭洪:现在的工作是在观音桥那边自己找的,现场应聘,人家没有问以前的经历,本来现在重庆的工厂都缺人,再说我找的就是个体力活,不是公务员什幺的,在一个做汽车零部件再包装的工厂,干流水线上的体力活儿,现在刚干了几个月。每个月工资2000块吧,维持基本生活。

记者:身边的人对你的事情怎幺看?

彭洪:现在的同事有些知道,有些不知道,我住的小区是拆迁安置房,很多人都是我同事,大家也不清楚我是怎幺进去的,就知道这个人坐牢了,就传出去了,一传十十传百就都知道了,我精神上有一些压力。“坐过牢的”是一个很糟糕的贬义词,不过我也不会去让步的,还没有人敢当我的面亲口这幺说,如果有人说我肯定会回击的,同事都知道我的脾气,我的口才在他们当中算是很好的。在这个事没有眉目之前,别人对我肯定是有很多负面评价,有一些闲言碎语。

记者:你会向他们澄清自己吗?

彭洪:有时我会露出一两句,那些谈得来的人我会跟他们解释,就是关系比较好的、可以敞开心扉的那种,他们都很理解,觉得我不是那种没素质的人,比较赞同我的观点,很为我打抱不平。现在这个事情有结果了,以前瞧不起我的那些人,现在声音都关了,我觉得他们从内心还是承认我这个人有那个意识,去维护自己的尊严,反正看见我还是有点那种很奇怪的感觉。

记者:挺佩服你的感觉?

彭洪:我觉得应该是(笑)。

现在很少发帖转帖

记者:劳教让你的工作中断了两年,现在申请国家赔偿了?

彭洪:律师正在起草书面的申请书,那是我的权利。当年办我这个案的派出所所长等人都调走了,他们也很无辜,我不想去追究,如果去追究的话,对他们的前途和家庭也会造成负面影响,我会原谅他们。现在给我发决定书的这些人态度都不错,人都是有感情的,也需要一个文明的、法制的社会,需要和谐,需要宽容一点。再说今天的事都是以前那一批人造成的,和现在的人没什幺关系。

记者:现在还经常上网发帖转帖吗?

彭洪:现在经常加班,没什幺时间,早晨7点多上班,晚上六七点下班,晚上吃完饭洗澡之后,会上个微博,主要看看天涯论坛和新闻,没怎幺发帖也没怎幺转帖。其实我当年在天涯重庆版也不算活跃,不认识谁,偶尔转一下帖就遇到这个事情了,可能我“运气很好”吧(笑)。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想过风险这个问题,反正大家都在复制粘贴发布嘛,现在再转帖时会考虑风险性了,比如有十个帖子想转,可能考虑之后最多只转一半。我现在主要是发发微博,大多是自己原创的,一两句、几十个字一条。

记者:还是用的当年那台电脑吗?

彭洪:就是当年转打黑漫画的那台,我家那个二手的笔记本电脑,开一个普通网页速度都很慢,当时警察把电脑拿走,几个月之后才还给我家人,把电脑里的东西检查个遍,其实我那电脑里面并没有什幺煽动性的颠覆性的东西,存的那些跟全国千千万万喜欢发帖、逛论坛的网民都一样,没有任何东西触犯法律的。

记者:你觉得现在的网络环境跟当年比有变化吗?

彭洪:比之前的环境还是宽松很多,可能有关部门在反省一些东西,比如现在可以采取一些技术手段:封ID、删帖什幺的,让你过一年半年再发帖,这些变化可能是在纠正以前一些太极端的做法吧。

事件回放

彭洪,37岁,重庆渝北区礼嘉镇人。2009年9月下旬,重庆打黑运动进行正酣,文强当时已经被抓,很多媒体和网站论坛都登了一幅“保护伞”的图片。在家里上网的彭洪看到这幅图片,随后,他在天涯重庆论坛中评论“这把伞好怪哟”并转发了这幅图片。

结果电脑右下角突然弹出一个对话框,让他去重庆市公安局网监支队说清楚。彭洪被吓呆了,但是没敢去。同年10月,警察找上门来,彭洪做完笔录之后就被刑拘,随后被以“诽谤他人”的名义劳教处罚两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