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最好的!!!

林天悟:“你懂的”,香港不要懂!

时间:2020-01-24  作者:

本月21日,暴雨把北京变成水都,京城豆腐渣防汛系统完全冲毁,官员第一时间不是忙于搜救灾民,而是加强力度维稳。

网上流传一幅截图,搜狗CEO王小川在新浪微博贴文:“今晚得知了北京大雨死亡的人数,震惊,10秒钟说不出话来了,超出我任何理性、感性、认知、想像。政府过两日会公布数据,我无胆说出来。就一场大雨,还是在首都。这个苦难的民族。”

这条微博不久便给人删除,死亡人数则由“进步、无私、团结”见称的执政党隐去。

水灾伤亡不准提

四天后,北京防汛抗旱指挥部召开通报会,汇报水灾最新情况,说完受灾人口和经济损失就想走;现场记者群情汹涌齐喊:“死亡人数呢?”但主持人坚持宣布通报会结束,叫发言者退场。

民间不满情绪升温,官方其后声称截至本月26日,水灾死亡人数升至七十七人,但谁会相信呢?民间流传死者最少数百——因为暴雨时正值周末,很多人窝在环境恶劣的地下房,洪水淹至无处逃生,没有户籍的城外人更不计其数,甚至没人代报失踪。这种惨事竟发生四年前举办奥运会的首都大城,怎不教人目瞪口呆?

水灾的死亡真相已变成不能触及的国家机密,内地媒体人张悦认为官方不许提,原因只有一个:数字超出想像!因此才会把宣传报道的规格,搞得跟2008年汶川大地震一致,即是要彰显救灾的人性光辉。

到了24日,香港深夜挂起八号以至十号风球,事后内地媒体花特大篇幅报道——《最强台风袭港无一人死亡繁荣依旧》,内容大概说香港受到十级台风蹂躏,但市民在台风过后陆续上班,政府部门紧守岗位,生活如常。报道得到大量网民引用,结尾经常加上一句:“你懂的。”

心领神会的中国人民总能从中读懂一些讯息。依据惯例,没有人死不会是新闻,怎幺还成为标题呢?因为这边厢飓风之下无人亡,下一个问题就是,那边厢大雨淹死多少人?不许光明正大报道,就只好打出一个又一个“你懂的”的擦边球,在神州之下,懂得的人还真不少,那是谎言社会的无声呐喊,受同一种国民教育长大的人,有心的就会听懂。

记者采访须撤稿

勇敢的内地媒体不断挑战官方底线,传媒人龚晓跃本月26日在微博说:“《南方周末》八个版在付印前被撤,主管社委苦求未果。北方派过来的大腿和南方某些有抱大腿恶习的细胳膊,你们怎幺那幺不要脸,我们怎幺这幺容易被欺负?”虽然博文迅速被删掉,但已在网上广传。

《南方周末》经济版记者张育群也发出博文说:“七个同事,在北京跑了超过二千公里,采访了二十四个死难者家属,昨天写完稿就趴床上睡觉了,早上醒来看到消息,只想说二千遍,草尼马(即粗口谐音)。”除了《南周》外,《新京报》有关水灾的新闻也要全部撤稿件,变成整版劝捐的天窗式广告,为什幺那些深度报道的版面都被撤掉?你懂的。

今年香港书展的“名作家讲座”,请来内地作家慕容雪村演讲,约四十分钟的演辞没有激昂的语调,他说讲稿早就写完了,原本较适合在内地演讲,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在内地很难找到讲台,只好在香港发表。讲稿全长八千多字,标题是《如秋水长天》,若演化成课本,大约是二十课,读完就顶得上整个中小学的国民教育科了。

慕容雪村说:

不要脸的政府统治下,“负面新闻”往往被屏蔽、被遮掩,但事实上,“负面新闻”这个词本身就有问题,把坏事说出来,本身并非坏事……。经验证明,人们从“负面新闻”中学到得更多。看三十年《新闻联播》,也未必能够学到什幺有用的知识,除了知道毛泽东思想可以指导杀猪;而一个小悦悦事件,就能让人明白父母的责任和路人之所应为……。如果你要做一个真正的爱国者,那幺不仅要爱国家的光荣,也要爱国家的苦难。

如果你的工作与教育、宣传和意识形态有关,那你要清楚,你所影响的不是一人两人,而是千人万人。几个世纪以来,人类社会有一个共识:让孩子远离毒品。事实上,那些精神上的毒品——谎言、谬论、仇恨教育、反人类的宣传——同样危险,甚至更加危险,即使做不到全面禁绝,至少也要让孩子远离毒品。如果你是记者,就不应该参与造假;如果你是教师,就不应该贩毒;如果你是学者,就应该坚持真理、拒绝谎言;如果你是作家,就不该睁着眼说瞎话。这不是最高的要求,相反,是最低的。

高层眼中无读者

看了以上两段说话,本港媒体人都明白为什幺这篇讲稿在内地不能说,因为愈不要脸的政府愈要脸子,令政府蒙羞的负面新闻当然不能报道。与民众处于互不信任的状态,动辄就是成千上万的人包围政府部门,实行以暴易暴的原始抗争,陷入愈维稳愈不稳的轮回状况。

近日香港高唱反对洗脑国民教育科的声音,慕容雪村去年探访陈光诚时曾遭殴打,他表示:“在中国大陆生活有一个明显的好处,就是可以随时分清理论和现实。”香港若推行国民教育科,幸运的会有一批“分清理论和现实”的国民,不幸的话会教出一批理论和现实不分的愚民。

安裕先生昨天在《明报》发表〈觉醒〉一文,谈及“美国英国都有国民教育,为什幺香港不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很简单,美国英国学生在校里学到的是公民教育,走出校门就可以实践,就可以活生生的看到。”而身为中国国民,谁都明白课本上的无私执政党只存在梦幻年代,现实是无官不贪,无权不滥。

内地媒体不断发出“你懂的”讯息,香港媒体人也愈来愈看得懂,而且有一种“今日吾躯归故土,他朝君体也相同”的共鸣感。皆因香港媒体的高层愈来愈懂得玩把戏,以资源有限、年轻化、机构转型等等各种“理由”,把不肯“紧跟机构路线、不听上层指令”的记者撤掉,行内有个打趣说法:“不撤稿,就撤人”。

内地媒体都由党控制,高层就是党员,自由撰稿人彭晓芸说:“现在纸媒的管理者,不是媒体人,他们是官僚,官僚的眼里,没有新闻也没有读者;只有,上面。”香港的媒体也有很多官僚式管理层,他们眼中也只有“上面”,也许是政治集团,也许是大老板背后的利益集团,总之就没有读者或观众。那些高层冷对外界批评,当脸子也不要,公信力算老几?

凡此种种,预示了香港新闻自由倒退的悲哀,香港人实在不想懂,也不希望去懂。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