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最好的!!!

心都凉了:对雷洋案涉警人员不起诉

时间:2020-01-21  作者:

当看到这则消息时我最先的感觉是震惊,然后是十分的难过与伤心。可以说在中共这种社会主义特色体制下多数人已经变得越来越麻木,包括我自己,逐渐的漠视了暴力强拆,逐渐的漠视了官商勾结,逐渐的漠视了潜规则,逐渐的漠视了殴打上访群众,逐渐的漠视了抓捕维权律师,逐渐的漠视了迫害民运人士,逐渐的漠视了毒奶粉转基因地沟油,逐渐的漠视了自己作为一个人应当保有的尊严,甚至逐渐的漠视了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他们有的是农民,有的是学生,有的是教师,有的是工程师;他们有的是穷人,有的是中产,有的是富人;他们有人相信党的伟光正,有人反对这个专制体系,有人对国家政治漠不关心,甚至已经麻木的鸵鸟般把头埋在地里。我们回过头来看,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群,这些没有侵犯过他人的个体,都殊途同归般的被剥夺了人的基本权利甚至是生命,只因为威胁到了中共权贵的利益,甚至被杀害仅仅是因为不顺从不低头不能抛弃尊严。

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几年前一个菜农喝农药抗强拆自杀,也许对这位农民来说他宁可死也不愿意反抗迫害他的人,怯懦也好,善良也罢,他以自己的生命似乎向这个政权证明他对自己财产的拥有权,然而官吏根本就没有理睬,民众也是唏嘘过后便忘记了这个人,忘记了这件事。之后再到城管打死瓜农,警察打死上访百姓等等,屡见不鲜。再到最近的贾敬龙案、聂树斌案、雷洋案。他们社会职业年龄身份虽然各不相同,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都属于被统治阶级。中国阶级无非两类,一是官吏一是民众。在民主国家,官员是民众选举出来的并且有法律制度的约束,官民之间自然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而在专制国家,官吏是中共权贵选择来保护权贵利益的,而权贵利益和普通民众时常是冲突的。这正是虽然发现随意践踏生命的现象发生,但是依然没有被有效遏制的原因。中共利益集团裹挟了中国全体民众并且吸血鬼般的吸取普通人的鲜血来增加自己的生命。而作为这个目的的执行者就是刑某那样的军警,这类人就是他们所谓的自己人。

单看雷洋这一起案件,从发生到结束,民心所向希望有一个公平的处理,但是结果却是这样的“鉴于邢某某等五人系根据上级统一部署开展执法活动,对雷某执行公务具有事实依据与合法前提且雷某有妨碍执法行为,犯罪情节轻微,能够认罪悔罪,综合全案事实和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之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我想请问大法官有了“上级的统一部署”就可以借着这个旗号杀人而不用担当责任吗?当时没有确凿证据证明雷洋犯罪就叫做“对雷某执行公务具有事实依据”吗?打死人了还叫“犯罪情节轻微”吗?在电视台上声称自己采取“合法手段”进行控制之后才改口能叫做“能够认罪悔罪”吗?好一个“不需要判处刑罚”,好一个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好一个社会主义自信!想起了之前马光远的一则微博消息说是乔布斯重新定义了手机,民生银行重新定义了性骚扰。我再加一句北京检方重新定义了什幺是“犯罪情节轻微”。人都打死了还轻微,那生命到底是什幺,真是再一次颠覆了我的三观。也许普通公民的生命在权贵眼中真就是蝼蚁般轻贱、草芥般廉价,甚至一文不值。我已无力再去咆哮,我已无力再去呐喊,因为已经诉说的太多,但换来的不是改变而是那些冷漠的眼光,那些没有缘由的冷嘲热讽,换来了QQ被盗、QQ被封,微博屏蔽消息。中共的管制文化下似乎深入骨髓般的要求他们必须对民众强硬,必须对民众永不妥协。国人在党文化的教育下似乎很多人形成了一种习惯性思维----毫无理由的对“美帝日帝”咬牙切齿般的恨以及对其他不同声音人士的莫可名状的嘲笑讥讽,还有就是对这个国家机器的恐惧。当然除了这类人就是那类漠不关心的,还有就是不得不沉默的。有时候真的很绝望,是对这个中共统治下时代的绝望,那种无底洞般的绝望。之前我总是在有意的寻找一些中共的底线,但是随着一幕又一幕悲剧的发生,一个又一个证据的出现,终于明白了这个体制下的政党没有任何底线可言,没有任何人性的一面,一旦触及到他们自身的利益,什幺伦理什幺道德什幺公平什幺法制都是浮云。曾经相信中共不会把核技术核原料来支援朝鲜,但是我错了。这个政权宁可希望以维持一个世界上极其残暴的专制政权来证明自己的优越性而无视东三省普通民众时刻面对朝鲜核武器的生命威胁。这个政权宁可把一桩杀人案当作合法处理也要让军警来当他们一条听话的狗去看住民众。

此刻我的心像跌入绝望的万丈深渊一样,不知道哪里是尽头。我的学历和雷阳一样,成长的相似性使我更加的感同身受,今天的雷洋会不会就是明天的我们?想起来有记者问雷洋案发言人为什幺做不起诉处理。得到这个回答“虽有辱骂和掌掴面部等轻微暴力和滥用职权行为,但该行为不是导致雷某死亡的直接原因”“雷某自身在饱食状态下的剧烈而持续的抗拒行为等与死亡结果的发生亦密切相关”,何等的奇葩何等的没有常识,这个意思是警察不打他,雷洋也会自动死亡呗。原来中国还真有吃饱了撑死这一说。明显的回避问题明显的毫无常识的狡辩,再加上他们背后代表的中共的暴力机器,似乎这个不合理就变的十分合理,似乎人们又开始相信这个伟大光荣正确的政党是公平的是有法制的。

可能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会再一次遗忘这件事,人们又会变的更加麻木,仿佛一切又是那幺的正常,如同8964后天安门里被屠杀的学子们的鲜血被擦干一样,少年们再一次在天安门唱着“热爱中国共产党”,但是这些事件却会不断的沉积不断的积累,直到某一天全部爆发出来,天理昭彰浩然永存,中共可以凭借他的偶然性夺取政权并暴力的管制民众,可以强行的摧毁华夏千年的文明,造成目前的道德的沦丧,对生命的漠视。但是华夏民族如果真是这幺一个人人屈服暴力的民族,真是这幺一个人人冷漠的民族,真是这幺一个人人都是啊Q精神的民族,恐怕这个民族早已不复存在。我相信既然中共可以把中华民族拖入到这样无穷尽的深渊,可以把中华文明摧毁殆尽,我们就同样可以再把中共清除出去,恢复这个民族本来的道德本来的文明,建立一个法制的社会,建立一个更够给人以希望的社会,建立一个尊重生命的社会!

一起努力,行动起来,改变中国。能做启蒙的做启蒙,能行动进行具体打击的就行动,能捐款的就捐款。我们不知道菜农瓜弄贾敬龙聂树斌雷洋他们死前有没有后悔当自己有机会的时候没有为民主运动做出些努力,有没有后悔自己看到他人被权势欺压的时候表现的冷漠,有没有后悔自己不曾思考过这个体制的邪恶。还是他们对自己的死也是一种冷漠,或是跟本不明白为什幺他们会死,甚至认为自己做错了。死者已矣,但对于我们这些生者,难道还要冷漠下去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