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最好的!!!

中石化进入加拿大引发的不安

时间:2020-01-15  作者:

正当加拿大总理哈珀率领由40人组成的庞大工商代表团第二次访问中国,打开中国的能源市场和建立更紧密的经济联系之际,前加拿大枢密院情报委员会主任安东尼•坎贝尔(Anthony Campbell)却将加拿大形容为“容易被欺骗的反斗鸭”,因为中国成功影响了加拿大外交政策和谋取加国能源,北京的计谋令加拿大无法应对。加拿大记者特里•格拉文(Terry Glavin)在透露坎贝尔观点时,称中国龙年以哈珀梦想的战略会谈开始,是美国逼使加拿大把经济命脉寄托于中国身上。

格拉文近日在《渥太华公民报》发表《加拿大不知如何保护自己的利益》一文,认为近来中国国有企业神秘快速地渗透到加拿大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里,国家的监管防御体系几乎完全失灵了,哈珀无法回答他近期的外交活动是否损害加拿大的国家安全和利益。

2004年,中国五矿以惊人的60亿美元的高价收购加拿大矿业巨头诺兰达(Noranda),成为当时最受人关注的国际交易,面对首次来自中国国企的大型收购,渥太华惊恐不已,急忙设立竞争政策检讨委员会以堵塞联邦投资法的漏洞,以免外国政府轻松接管加拿大资产,但两年后,这个委员会却失去了评估外国政府接管本国资产对国家安全影响的职能,因为加拿大政府用审查外国私人公司的条例替代了它,文章透露当时内阁不顾情报专家的忠告,批准了这一刻意回避国家安全规定的条例。

2009年9月,新条例又赋予联邦部长个案处理权,主管部长可自行判断外国投资是否威胁加拿大的国家利益。文章认为这样做即使是管理外国私人投资,也糟糕至极,其结果是加拿大无法对外国投资在国家安全层面作出解释,无法区分外国私人投资和国家投资,例如无法区别对待美国小型私营企业和中国中石化这样的大企业,后者是一家神秘的中国国企,向北京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汇报工作。

三年来,中国国有企业以全资收购、合资和购买物业等方式席卷了整个加拿大的能源领域。据加拿大华裔学者姜闻然2011年在《亚洲时报》载文,仅在油矿资源丰富的阿尔伯特省,中国在2010年就投入了152亿美元。格拉文的文章认为,在所有行为中,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中石化在2010年4月以46.5亿美元超高价格收购了康菲公司(Conoco Phillips)9.03%的加拿大油砂公司(Syncrude)股权,这使中石化成为加拿大能源决策中一个关键的“利益相关者”。

中石化如此孤注一掷,是因为加拿大油砂公司是加拿大最大的合成原油生产商,获得康菲公司在其中的股权后,中石化就可以在加拿大油砂公司决定裁员、产业升级和投资效益等问题时行使否决权。北京需要加拿大的石油,在精加工后可以出口他国,或干脆提供给中石化在福建和广东的工厂。在中石化刚刚进入油砂公司董事会后,就传来它入股安桥项目(Enbridge project)的消息,投资达60亿美元的安桥项目计划从阿尔伯塔省油砂产地修建一条输油管北关网线(Enbridge Northern Gateway Pipelines)通往卑斯省北部海岸基蒂马特(Kitimat)。

保守党在过去六年的三次选举中都承诺不会向中国这样不守环境规则的国家运送石油,但到中石化入股加拿大油砂公司之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文章说就在不久前的世界贸易组织会议和八国峰会上,哈珀还是人权和民主斗士,是受折磨藏人的可靠朋友。而现在,哈珀相信中石化入股的安桥计划符合加拿大的国家利益,并称加拿大人必须团结起来,因为国家的未来仰仗于它。

文章认为,中石化是最受北京宠爱的海外军团,它在2011年《财富》全球500强排行榜上名列第五。在伊朗,中石化帮助总统内贾德抵制制裁,在喀土穆为种族灭绝政权提供保护伞,它还是屠杀人民的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在大马士革银行巨额存款的担保人。现在,中石化又成了加拿大的新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