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最好的!!!

中国财富再分配已日益恶化

时间:2020-01-14  作者:

又是辞旧迎新之时,中国社会经济在即将过去的一年发生了怎样的重大变化呢?

最直观的变化是,年初的乐观情绪,现在已荡然无存。开年时刻,大多数人仍然看好股市楼市,而今已是一片悲观;年初时,大多数人相信世界经济正迈向复苏,而今二次探底的判断渐成主流,乃至越来越多的人预计纸币欧元解体。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称:“展望明年,世界经济形势仍将十分严峻复杂,复苏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上升。”

如此严峻形势,实在笔者年初预测之中。笔者曾在《中国宏观调控怎样不吃乱药》一文中表示:“在国际上财富再分配(中国利益)持续恶化,在国内财富再分配继续(贫富)失衡的情况下,不仅内需增长,产业升级、结构调整都是‘望梅止渴’。宏观调控也必然越来越捉襟见肘——这就像一家人盖一床被子,人口越来越多了,而被子却一会被东家剪去一块,一会送给西家一块,一会被北家勒索一块……这时,家长再怎幺盖被子(宏观调控),也必然有更多的人露在外面被冻着;或被子被摊薄了人人都更冷。”

本专栏判断“一线楼市保守估计下跌30%”;警惕“中国进入财富耗干型危机通道”——如货币紧缩持续6个月以上,则中国实体经济将再次遭遇休克危机;提醒“中国房地产企业将在未来6~12个月迎来倒闭潮”;警醒:中国经济“硬着陆风险”正在加大,继续容忍美元转嫁危机,中国财富将被耗干;警示现在“已是中国经济避免硬着陆的最后机会”;告诫投资者:虽然股市在宏观政策转向“适度适量微调”下反弹,但在中国财富再分配继续失衡的情况下,这仅是先扬后抑的开始。此后,上证指数已从11月16日的2529点下跌到了12月22日的2149点。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表面来看,2011年经济严寒因为货币信贷紧缩,实际上是由既有发展模式已盛极而衰所致。过去30年的发展,一是依靠外向型经济。中国经济外贸依存度一度高达70%,随着美国金融危机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深化,外需势必收缩;二是依靠政府主导的投资拉动,投资占GDP的比例超过了50%,创下了世界大国的工业史新纪录。2008年底启动的4万亿元救市,带动总额18万亿的投资,无法再超越了;三是对国民财富和消费能力的透支。由于政府投资主导,外向经济优先必然以牺牲民营企业和国民消费为代价,致使中国居民消费占GDP的比值由上世纪80年代初的53%下降到现在的35%。

更根本的是,中国的财富再分配已日益恶化。从早期的新增蛋糕老百姓还能分到一点;到新增蛋糕全部被既得利益者分走;到老百姓昔日积累的流动性财富被转移走——最典型的是2005~2008年的A股超级过山车,老百姓损失了几万亿元的现金积累,而少数人赚得盆满钵满;最后,不仅过去的固定财富积累被转移了,而且未来10~30年的预期收入也被分走——房地产的巨大泡沫成为工具。中国的基尼系数在2007年就达到了0.48,近几年仍在持续恶化,超过美国的0.46。

简言之,既得利益的不断扩张,已经逼迫到民营中小企业、社会公众承受力的最底线,两者间越来越缺乏弹性的缓冲空间,于是表现为各种各样的“两难”——尤为突出的是,一放货币信贷,楼价暴涨、通胀严重,老百姓承受不起;一收货币信贷,中小企业连环倒闭,大量失业出现,老百姓同样承受不起。

那幺出路何在呢?本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特别提出“抓改革”——“就是以更大的决心和气力推进改革开放,着力解决影响经济长期健康发展的体制性、结构性矛盾,在一些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新的突破,积极有效化解各种矛盾和风险隐患,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诚然,对于改革,不同人有不同的理解,对于既得利益者而言,所谓改革就是打着改革旗号,继续扩张既得利益;而对于社会大众而言,真正的改革攻坚是从体制机制根本上遏制既得利益的扩张,进行更加合理的财富再分配。在后者意义上的改革攻坚,笔者认为主要有四个突破口:

一要极大地降低政府的宏观管理成本。政府不断自我授权,既得利益不断膨胀是中国各种社会经济问题的核心所在,倘若政府能够实现“全能管制投资型政府”向“有限责任服务型政府”的转变,则中国的大部分问题都可以解决。但这是极富挑战的变革。如果寄望于自上而下的减员增效转变职能,那只能是“扬汤止沸”,注定失败;只有采取扩大基层人民民主的方式,将村级民主直选扩大到镇,再扩大到县。县人大代表直接选举,县人大代表可直接选举、罢免县长。

二是要对中国民间资本放开金融业中下层,从而极大降低中国的金融成本。中国拥有着世界最高的50%的储蓄率,同时有着最高的民间借款利率,常年高达50%以上,甚至高达180%。这是由中国效率非常低下的国有金融体系造成的。虽然国家有必要控制核心的金融机构,但是必须充分放开中下层金融,使地下钱庄合法化,让民间资本竞相发展,特别是对于中小信贷,应当取消审批制,实行核准备案制。

三要彻底扭转中国财富不断向西方,特别是美国转移的痼疾。外汇储备应当主要应借用于建立中国社会保障体系,而不是上万亿美元地借给美国搞社保;中国应当扭转外向经济、外商投资优先的一系列政策,特别是出口退税政策等,转而藏富于民、藏富于国。

四要将土地矿产资源的收入全民共享。中国是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国家,土地矿产资源原本为全民所有,每个公民在本属于自己的一片土地上建房,本应是免费的。但是现行的土地招拍挂制度,最大化推高土地价格,逼迫公民去购买本属于自己的土地,而后地方政府与房地产商分而自肥。如果土地矿产资源的主要收入归入社会保障基金,则内需必然喷发。

以上四个改革,说易行难,本质上是对既得利益开刀,是重新合理分配社会财富,是真正的改革攻坚。2011年中国最大的收获就是改革攻坚的倒逼机制更加清晰。

对于未来数年,笔者可以作此判断:在此四个根本性改革未实现,特别是最核心的扩大基层民主未成功前,中国经济只能越来越坏——要幺表现为更痛苦的硬着陆,要幺表现为更难熬的恶性通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