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最好的!!!

学杂费调涨会议闪躲抗议者又黑箱? 学生痛批新旧政府有何不同

时间:2020-01-10  作者:

教育部今(18日)早召开「学杂费调整审议会议」,反教育商品化联盟也号召学生、教师与劳工团体赴教育部开会地点陈情,抗议团体高喊「程序破黑箱,学生要进场!」、「冻涨!冻涨!」等口号,要求审议会议公开透明及开放给所有学生入场参与会议。但教育部疑似为了避开抗议学生,临时更改会议地点,让学生痛批,新政府和旧政府到底有什幺不一样?

反教育商品化联盟17日在脸书发起「调涨学杂费,现在不是好时机!」活动,反教盟指出,今年申请调涨学杂费的14所大专院校,学杂费究竟会不会调涨?学生的负担会不会再继续增加?就完全由这一场会议来决定。然而这样严重影响学生受教育权益的重要会议,却是一场黑箱会议。

反教盟指出,教育部的网站上完全没有公开这场会议的时间、资讯,还特别选在大学生期末考週前夕举办,无疑就是要迴避公众的监督。此外,教育部宣称参与审议会议的代表都「具有代表性」,然而对于代表的遴选方式、名单却完全不公开,教育部历年来一直把涨学费的责任推卸给这些面目模糊的代表们。

对此,反教盟提出四点诉求,包括「退回各校涨学费申请」;「教育部审议会议开放各校学生参与,并公布审议确切程序、与会名单以及会议记录」;「全面冻涨学费」及「课徵资本利得,扩大教育经费」。

反教盟今早也前往国教署抗议,要求审议会议公开透明,并开放所有学生入场参与会议,但由于学生事先并未申请,国教署自始至终都铁门紧闭,将抗议群众阻挡在外,不让反涨的声音进入会场里。

反教盟代表许钰羚针对审议会议中学生代表代表性不足,以及企业代表居然能参与审议会提出质疑。她也要求教育部不要再将教育成本转嫁到学生与家长之上,应向使用高等人才的企业课税,而非让企业剥削劳工后又有权表意调涨学费却不需支付社会成本。

高教工会理事郭耀中则表示,申请调涨的学校中有十所都是私立,而除了长庚最大财源不是来自学杂费,其他私校多仰赖学杂费作为收入,显示出高等教育经费来源偏颇且政府资源挹注不足的问题,呼吁教育部应该课徵资本利得税,扩大教育经费。

世新大学许同学则说明,世新大学中每四名学生就有一名背负学贷,半工半读,经济负担沉重,若教育部通过任何一所学校的学费调涨案,教育部就是恶化青年贫穷化的帮兇,迫害基层家庭,教育部就是劫贫济富的打手。

另外,淡江大学谢同学也揭露,淡江大学近八年收入超过8.15亿,银行存款有10多亿,董事会一年更花费500万,质问淡江大学凭什幺说财务困难、凭什幺要涨学杂费?

最后,反教盟将写有红字「冻涨」的布条与横幅标语,黏在国教署始终拒学生于审议会千里之外的铁门上,表达反教盟要求冻涨的决心,并强调教育部若不全面退回学杂费申请案,反教盟将会再次来到教育部,如影随形!

新闻来源:反教育商品化联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