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最好的!!!

重庆商人微信转发文章被捕亿万资产被没收

时间:2020-04-13  作者:

(大纪元记者萧律生综合报导)重庆商人李怀庆的妻子包豔8月19日发公开信披露,丈夫曾在微信转发文章,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遭中共公安拘捕至今19个月,上亿元人民币的公司资产被没收。包豔呼吁外界关注此案。

包豔在公开信中说,李怀庆是重庆富华典当公司老闆,自己则开一间服装店,家庭富足,两人还热心公益。

2018年1月31日下午3时,李怀庆被重庆市警方以「涉黑」罪名抓捕,同时抓捕的还有包豔、李怀庆的大儿子(其前妻所生)、8名员工。其中5名员工均已从公司离职多年,另外一名是财务人员,还有一名为公司做保洁兼做饭的阿姨。

「一想起去年1月31日的画面,至今我都会心有余悸噩梦连连。」包豔说:「60个小时也就是经历了两天半的莫名其妙的拘禁以后,我才被没有拿出任何合情合理说法并赔礼道歉的警方释放回家。」

包豔说,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惊心动魄的经历。除了陷入极大地痛苦煎熬之中,包豔还深深担忧丈夫、孩子及员工;警方连他们10岁大的小儿子都不放过,到小儿子的寄宿小学恐吓他,以至于小儿子曾有一段长时间不敢上学。

2018年2月,重庆警方以「打黑」名义,冻结并没收李怀庆名下的公司、包豔以及与此案完全无关的李怀庆姊姊的资产、帐户,包括现金及房产等,总值上亿元。

受此打击,公司被迫关门停业,包豔和孩子的正常生活备受影响,以致于靠举债度日。因为受牵连,包豔的小服装店如今也难以为继,她和孩子正陷入越来越大的压力和困境当中。

李怀庆被关押在重庆江北区看守所,包艳聘请的律师先后20余次前往会见均未获得批准。2018年2月,李怀庆代理律师曾向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分局递交「紧急情况反映」申请,但是江北区公安局置若罔闻,始终不给律师任何答覆。

包豔表示,最近几天,律师和她均收到通知,李怀庆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将于2019年8月22日上午10时30分在重庆市中级法院一中院第十五庭开庭审判。

起诉书称,李在2017年10月至2018年1月,七度在微信「以造谣、诽谤等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包括转发「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杀人百万」文章,又转发过有「道义抗争」、「暴力革命」等字眼的录音。

重庆开发商李怀庆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定于8月22日上午10点半在重庆市一中院第十五法庭公开开庭审理,看看检察院的起诉状,估计推特上大部分中文用户都够颠覆罪标準了…..真佩服李怀庆在微信上公开「颠覆」….pic.twitter.com/gKd9aqQTnz

—杨占青(@yangzhanqing)August18,2019

而包豔在公开信中说,2017年上半年,李怀庆被想赖帐的债务人举报「涉黑」,李怀庆举出一系列证人、证据反驳此人说法。

同年7月,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分局突然连续约谈李怀庆两次,说发现他的微信号加入了一个名为「环球实报」的微信群,该群主叫刘鹏飞,已被以「寻衅滋事罪」抓捕。

警方要求李怀庆在笔录中承认对刘鹏飞的指控,李怀庆断然拒绝签字,又与办案人员发生激烈的言语冲突。2018年4月24日,李怀庆的罪名从「涉黑」变成了「颠覆国家政权罪」。

包豔在信中质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不是明文规定要保护公民的财产权、物业权吗?也要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同时对于未成年人也有明确的法律保护规定。然而我们的儿子仅仅只有十岁,却受到身为执法者的警察公然地讯问和逼问,这不是罔顾法律吗?这不是知法犯法吗?即便李怀庆的罪名也似乎成了『变形金刚』,从2018年1月31日的『涉黑』,摇身一变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不禁让人联想到数年前的薄王时代。」

她说:「薄王式的『打黑』,早已臭名昭着,遗臭万年」「作为他(李怀庆)的妻子,我终于在三缄其口一年零八个月以后,第一次公开站出来向有关部门强烈呼吁:不要坐视个别为官不正、居心叵测之人假借「扫黑除恶」的名义挟私报复,不要罔顾事实和民心而不顾,不要让薄王时代公然践踏法治的恶行再次重演!」

同时,包豔呼吁所有有良知有正义感的民众关注李怀庆一案。

「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杀人百万」

至于,中共起诉书中提及的《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杀人百万》,与大纪元时报《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之中共窃政前杀人篇(6)的标题一致。

重庆商人微信转发文章被捕亿万资产被没收
大纪元时报《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杀人百万》文章。(网页截图)

该文说,1932年秋,红四方面军以张国焘为首的总部率10师、11师、12师、73师和少共国际团共约2万余人进入川北地区。1932年12月25日,红四方面军占领通江县城,1933年1月23日占领巴中县城。1933年2月17日,在通江县城召开了川陕省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成立了川陕省苏维埃政府。

中共红四方面军杀人的事情,《商务日报》《新蜀报》和《四川月报》等报都有报导。

《商务日报》1933年11月27日题为「破坏屠杀远胜闯献惨伤心目罄竹难书」的报导说,「三县(通南巴)之文物典章经济器用,均已破碎靡遗,人民生机,丧失尽净」。

「查通江县城,总计户口二千三四百家仅有数十家完整,未遭杀害,余无倖免,查赤匪屠杀人民,无论富绅非富绅,及文学有德之士,均用非刑处死」;巴中,「桑园计十余坑,共杀四五百人,清江渡女学堂侧及渠之周围,大小凡数十坑,共约杀千余人」。

《四川月报》第五卷第五期记载,全县已发现的尸窖据各方记载,通谓在五百窖以上,合计被杀人口在十二万以上,至城区户口全家绝口者一千八百余户,家主见杀者五千余户,花丛垭即有四十九坑之多。恩阳河方面,附近数十里中,亦杀三万余人,文治寨上,且有万人坑甚巨。

到1934年11月,《四川月报》报导,全川在这次兵灾中死亡人口为111万之巨。

张国焘回忆,川北地区「耕作受着战争的妨碍,田地不是杂草丛生,就是荒废了。居民的粮食和其它积蓄,一部分被红军消耗掉了,另一部分则为敌人所糟蹋」「川北苏区的领土,也是一片荒凉景象」,「疾疫流行」。

据记载,当时川北流失劳动力达60%,田地荒芜达70%。

1933年12月16日,王陵基部进攻,红军从绥定撤退向凤凰山时,「四门放火,烈焰沖天」,有三百余家房屋被烧。红军撤出川陕根据地时,张国焘命令三个团在后面掩护撤退,以「坚壁清野」为名,把沿途老百姓的房屋全部烧掉。

大纪元时报文章链接:

共产暴政录: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杀民众百万

《炎黄春秋》2013年第8期,署名赵晓铃的《1933年四川兵灾》也披露了中共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杀人的情况。

由田先明口述、朱万鹏整理,载于2011年11月1日《重庆政协报》的《终生难忘的首都国庆观礼》显示,1951年9月30日晚的中共国庆招待会上,毛泽东问四川城口县的老区代表田先明,红军在他们那里好不好?田先明回答说,就是杀人太多。毛问在旁的中共元帅徐向前,徐向前点点头说,这是张国焘犯的错误。#

责任编辑:高静


上一篇: 下一篇: